韩解决低出生率 需制定结婚→育儿→再就业综合对策

 作者:樊呖鹛     |      日期:2018-01-02 15:18:13
  2005年韩国的总出生率为1.08名,仅高于香港和澳门,在世界上排名倒数第三于是,卢武铉政府成立总统直属的“低出生及高龄社会委员会”,开始制定类似以前“经济发展五年计划”的“低出生与高龄社会五年基本计划”此后10年政府为此投入了150万亿韩元预算,但去年韩国的出生率仍然只有1.21名 ,9年时间仅上升了0.03 名    韩政府在该问题上的立场也是游移不定2008年李明博政府将总统直属的委员会降级到保健福祉部属下,又在任期结束时重新将其提升为总统直属机构李明博政府时期成立的第三届委员会甚至从未举行过一次全体会议朴槿惠政府也一直对委员会不管不顾,直到政府上台两年后,在今年2月才成立第四届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    当日的会议上提出了树立2016年~2020年第三次基本计划的方向,并决定在9月份之前拿出一个具体方案朴总统强调,第三次基本计划期间是“克服低出生率问题的最后一个‘黄金时期’”,宣布将在第三次基本计划中针对导致低出生率的根本原因晚婚和不婚问题制定解决对策,比此前仅关注无偿保育的做法进了一步,值得肯定但是,由福祉部负责制定基本计划,必然存在很大局限性若想切断低出生率的循环,必须针对从结婚到育儿以及女性重新进入社会等全过程制定综合对策为此,需要动用所有部门的一切可用手段仅凭福祉部的力量不足以完成此外,低出生与高龄社会委员会虽然直接隶属于青瓦台,却仍只是个缺胳膊少腿的空头委员会    所以有人指出,若想制定出划时代的低出生与老龄化对策,青瓦台须亲自出面,或至少由掌握预算权的企划财政部出面负责国家经营战略研究院院长崔锺璨说“我们在1960~1970年代之所以能够成功实施出生遏制政策,就是由掌握预算权的经济企划院负总责,福祉部、国防部、法务部以及地方自治政府集体予以协助,才得以实现”,“将任务交给福祉部单独负责,不仅很难制定出综合性的低出生与老龄化对策,而且难以推动执行”眼前最急迫的问题是跨越不婚和晚婚的“结婚裂缝”如果人们坚持不结婚,花再多资金投入无偿保育,对于提高出生率也无济于事    昂贵的结婚费用是导致人们不婚和晚婚的根本原因未婚男性的就业时间日渐推迟,凑齐婚礼和新婚住宅等结婚费用所需的时间越来越长,面对学历日渐增高、社会活动日渐频繁的女性,越来越难以符合她们的眼光和要求若想缩小这一差距,必须制定出降低结婚费用的特别对策    高丽大学经济学系特邀教授金东元表示“置办住宅的费用激增,成为结婚的首要绊脚石”,“政府应在住宅环境舒适的地方利用边缘空地建造新婚夫妇租赁住宅,使新婚夫妇能够以此为据点积累财富”    降低青年失业率是必然的选择在中等企业实习的权某(27岁,女)说,自己“利用推迟交毕业论文的方式将学籍留在学校”,“直到顺利就业,都还是个大学生,怎么可能去想遇到男人结婚的事情”若想增加青年就业岗位,必须改变现在“年功序列”形式的工资体系,这一问题也难以凭借福祉部一己之力解决    同时,还必须改变为了面子而支出过高的婚需费用的结婚文化婚姻信息企业“Bien Aller”的孙东圭代表说“约有20~30%的男女情侣由于过度计较婚需、住房和父母经济条件的氛围,在双方父母见面的时候出现问题”,“应展开改变结婚观念的运动,使人们认识到女性即使学历或资质高于男性、年龄过大,也丝毫不影响结婚”政府需把低出生对策的焦点从已婚人士身上转移到鼓励结婚的方向本报针对2006年~2015年实施的“第1、2次低出生于老龄社会基本对策”468个课题进行分析后发现,其中关于结婚的政策只有12个金东元教授说“只有政府摆脱安逸的思想,立即实行大胆的对策,才能重新连起婚姻的断桥”    ◆结婚裂缝: 意为如冰河产生巨大裂缝一样,